“新建”一座大港湾

2022-02-07

1月26日腊月廿四,江西人的“小年”,程其想像往常一样来到南昌市新建区农民工综合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综合服务中心”)。在这里,他既是“主人”,又是“客人”。

“我是百分百的农民工,可能前一天还在工地干活,第二天就会到这里帮其他人维权。”程其想告诉记者,如今作为新建区农民工(散工)联合工会主席的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每天,程其想和来自市内、省内各地的工友齐聚于此,多则五六千人。他们有的在等候区等工,有的在服务大厅登记信息,还有的则会找到程其想,让他给“主持公道”,要回被拖欠的工钱。这里就像一座港湾,为他们遮风避雨。

“菜市场”华丽变身

早些年,当时的新建县与南昌市区隔江相望,即便只是过个桥,人们都会说“去南昌”。后来,随着红谷滩的开发,新建与南昌市区渐渐融为一体。大量基础设施的建设给劳动力市场带来了许多岗位,也催生出了新建当地一个有名的“景观”。

“过去一到清晨四五点,农民工就自发聚集到北郊菜市场,等着包工头来喊人。”黄小毛是新建区就业创业服务中心副主任,在他看来,综合服务中心并不是政府平白无故成立的服务机构,而是顺应了农民工市场的实际需求。

菜市场固然热闹,但人流车流混杂,造成交通拥堵是常有的事;农民工自发形成的用工集市没人监管,自然也就没有保障;农民工就业意愿强,工程人手缺口大,早上等工习惯改变不了,更不能予以限制。种种情况表明,新建需要“新建”一个农民工的集中场所。

“特别是当农民工遇到问题,如果单独找相关部门,不仅费时费力,各部门的职权也相对分散。不如放在一起搞好服务。”黄小毛告诉记者,综合服务中心从设立之初的定位就很明确。

于是,2014年,在众多房地产企业家眼馋的目光中,一块土地价值高达1亿元的地被政府无偿拿出,用于综合服务中心的建设。选址也是一改人们对于用工集市“偏僻”的印象,放在了城中心。

为了让更多人知晓这个农民工的“集散地”,综合服务中心也是赚足了吆喝。他们出台了一项政策,凡是进出综合服务中心用于接送农民工的车辆,一次给予6元补助。以2021年为例,全年登记7539辆次,核发4.5万余元。

服务处处显温情

农民工在综合服务中心都可以享受到哪些服务?答案也很直接——全流程。

整个综合服务中心的建筑呈“品”字形排列。左侧是等候大厅,这里是很多农民工的第一站。大厅的一角是一个早餐供应窗口,即便是最贵的炒粉也只需5元。窗口另一侧是张长条桌,用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接水。

“农民工往往都会带一个大水壶,备上一天的水,我们就特意为他们准备了热水,早上接水都要排大队。”黄小毛一边介绍一边拿手在胸前比划着他见过的最大的“水壶”,有将近1米长。

而用工信息也早已电子化,一块巨大的屏幕竖立在等候大厅中央,上面清晰罗列着岗位、公司、工资、联系人等关键信息。相比之下,大厅中的一小间玻璃房就要简陋许多,这里是服务人员办公的地方,“棚中套棚”,又没有空调,夏季的炎热可想而知。

“品”字形的上端是服务大厅,新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涉及农民工的业务窗口设置于此,农民工的诉求可以“一站式”办理。在角落的柜子里,一本本台账详细记录着每一名到此的农民工的相关信息,涉及求职登记、培训需求、意外伤害保险等。

服务大厅的背后是一片空地和板房,在停放电动单车的区域,又有一处设施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农民工大部分都是骑电动车来的,我们联系相关企业建设了充电桩,保证他们外出一天还能够正常回家。”黄小毛介绍。当城市里许多电动汽车车主还在为找不到充电桩而发愁时,新建区的农民工早已在安心工作了。

依托各项设施功能,综合服务中心探索建立了以组织体系、爱心体系、信息体系、服务体系、保障体系“五位一体”为核心的农民工服务体系,全方位、多角度为农民工服务。

拿着工钱,回家过年

“品”字形剩下的那一部分是什么功能呢?记者刚走进去,就发现里面“很是热闹”。原来,来自新建本地的刘正平和来自湖南的谌洪彪等工友正在找程其想求助,他们的工资被拖欠了。

“我们做的项目2016年就完工了,到现在都还没结清欠款,这不又要过年了,真是急死人。”刘正平说,他是通过其他要到钱的工友介绍过来的,想看看程其想这里有没有什么方法。更令刘正平着急的是,即便是答应到账的一小部分款项,包工头也以“卡片限额”为由,要求刘正平他们提供60张银行卡,变相增加难度。

“你们先别急,我给你们拿份模板,你们参照着把情况填一下。”程其想一边接待,一边给刘正平讲解工会法律援助的流程。工会设计了一份目录,一共13项,既是提醒农民工讨薪需要提供哪些证据,通过一个委托流程,填好了这些材料,工友的事就是程其想的事了。

为了让农民工能够更好地维护自身权益,综合服务中心联合新建区人民法院、新建区总工会等部门探索纠纷解决机制,成立了新建区农民工(散工)联合工会、新建区农民工权益协会、新建区“法院+工会”劳动争议诉调对接工作室,“三块牌子一套人马”,程其想既是工会主席、又是协会秘书长、还是工作室特邀调解员。

“我本身也是农民工,将心比心,必须为农民工呐喊、为大家服务,这里就是农民工的家。”程其想说着,讲起了一件令他难以忘怀的事。

2021年春节前没几天,来自贵州的狐昌猛等工友火急火燎来到工会说:“我要找程其想。”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狐昌猛他们20多人已经讨工钱一个多月了,找了很多地方,可包工头总说“明天就给”。眼看着到过年,连回家的钱都快没有了。

“这案件我包了!”程其想肯定地回答。他也跟狐昌猛商量,哪怕自己出钱也要让工友先回贵州去,好歹先过个年。程其想则马上联系包工头,那边却告诉他,欠款都认,就是开发商还没结款。“明天一定”,程其想又听到了“老套路”。

眼瞅着到了大年三十,20多名工友都在狐昌猛贵州的家里坐着,已经晚上9点了,程其想打电话问去,钱还是没到账。

“如果你们今天晚上不付钱给农民工的话,明天大年初一一早我就去你们项目部,我就睡在办公室不走了!”程其想“撂下狠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在晚上10点,狐昌猛发来视频,工友们看着到账的工资,高兴地都跳了起来,还不停地喊着,“感谢江西”“感谢新建‘法院+工会’”。讲到这里,程其想的眼眶不禁红了。

在工会的台账里,详细记录着每一笔成功要回的农民工工资:2019年7月至2021年12月,维权成功51件,总金额300余万元。

谈及工会之所以能更有效地帮农民工讨薪,程其想认为,一方面是有司法和行政部门在背后作支撑,有一定威慑力;另一方面则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方式。“磨破嘴皮子讲道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程其想表示,有不少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主体,多少都存在主观上的逃避,从思想层面做工作,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程其想也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加大对像他们这样维权群体的法律支持力度,并提供适度补助。

综合服务中心开展的维权工作只是江西省相关工作的一个缩影。江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结合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明确提出,对查实的欠薪问题在2022年春节前全部办结,让被欠薪农民工及时拿到应得的工资返乡过年。

老表的这个年,又能过得安心了。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中国青年网
媒体矩阵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战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