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互联网新形态下浙江的储能规划与发展

2020-09-19

国网浙江电力积极探索电网侧储能发展,并探索电源侧、用户侧合作开展用户侧、电源侧储能项目建设,推动省内储能产业的发展。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 浙电e家 作者:张正 华蔡婷

8月27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开展“风光水火储一体化”“源网荷储一体化”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加强电源侧、电网侧、负荷侧、储能的多向互通,通过一体化管理模式聚合分布式电源、充电站和储能等负荷侧资源组成虚拟电网,参与市场交易,为电力系统提供调节支撑能力。

同一天,第九届储能国际峰会在京召开,与会专家认为,“打造储能产业为新经济增长点”是“十四五”产业发展的重要目标。数据显示,虽然受疫情影响,但上半年中国已投运储能项目装机规模同比增长4.1%,其中化学储能增长53.9%,中国储能市场在疫情下呈现了稳中有升的良好发展势头。

从国家层面支持到行业认可,储能产业近期再度成为能源行业议论的热点。作为浙江能源的核心供应商,国网浙江电力今年年初提出建设能源互联网形态下多元融合高弹性电网,并将此作为能源互联网的核心载体,初步形成了“四梁八柱”的体系架构,储能则是重要的“四梁”之一。

虽然储能受到国家相关部委、行业、企业的一致认可,但储能产业春天却远未到来,目前国内储能产业发展依然存在诸多制约与不足。

既然受到一致认可,为何储能产业的春天远未到来?存在哪些制约?国网浙江电力又为何把发展储能作为构建能源互联网形态下多元融合高弹性电网的核心架构之一来谋划?

发展储能是能源生产消费革命的必然要求

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中提到,中国将在2020年全面启动能源革命体系布局,推动化石能源清洁化,从根本上扭转能源消费粗放增长方式。大力发展风能、太阳能,不断提高发电效率,降低发电成本。

数据显示,浙江省内拥有火电、风电、水电等13类电源,其中,风电、光伏发电起到重要作用。但长久以来,需求侧联动手段匮乏,海量资源仍处于沉睡状态,风电、光伏发电等清洁能源因不参与调峰、稳定性不足等特征,造成系统调节能力下降,对电力平衡造成很大冲击,亟待通过储能等配套调节资源填补清洁能源不稳定造成的供电缺口。

实际上,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电力工业发展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就,有力支撑了经济社会的发展。但电力系统综合效率不高、源网荷等环节协调不够、各类电源互补互济不足等深层次矛盾日益凸显,亟待统筹优化。

以浙江为例,近年来,浙江新能源快速发展,新能源装机容量占总装机容量的18.3%,为了积极贯彻“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能源安全新战略,助力浙江清洁能源示范省建设,为美丽中国赋能,国网浙江电力积极推动清洁能源100%全消纳。

但清洁能源特别是分布式光伏、风电的不稳定性给电网造成的冲击与日俱增。夏季白天用电高峰期间,风力较小,风电未能有效支持应对负荷高峰,晚上用电负荷较低时,风机却迎来发电良机。为确保清洁能源100%消纳,白天用电高峰时期,需通过燃煤机组等填补风电供电缺口,夜晚用电低谷时期,优先满足风电接入,造成燃煤机组未能最大程度发挥效率,同时,增加低效率备用燃煤机组建设投资,造成资源浪费。

而储能产业的发展,将有效解决这一难题。

在电网侧、电源侧(特别清洁能源)、用户侧配套建设储能设施,聚合分布式电源、充电站和储能等负荷侧资源组成虚拟电网,参与负荷调节,实现削峰填谷,推动电力供需平衡。

《关于开展“风光水火储一体化”“源网荷储一体化”的指导意见》提出,通过优先利用清洁能源资源、充分发挥水电和煤电调节性能、适度配置储能设施、调动需求侧灵活响应积极性,统筹各类资源的协调开发、科学配置,实现源网荷储统筹协调发展,清洁电力大规模消纳、提高清洁能源利用率、提升电源开发综合效益,进而优化能源结构,破解资源环境约束,促进能源领域与生态环境协调可持续发展,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而浙江在清洁能源利用、分布式电网和微电网方面形成示范效应,为整合储能系统,推动能源互联网形态下多元融合高弹性电网建设奠定了基础。

新基建战略拓展了储能行业发展前景

今年年初,国家推出了“新基建”战略,将5G、大数据中心、充电桩、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列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

疫情之下,国家层面提出发展“新基建”,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储能在城际快轨道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5G等领域效果已然显现,并已见证其有效性。

政策引导之下,各省陆续有储能工程建设投运。

根据《浙江省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到2022年,浙江计划建成5G基站12万个以上。但目前,由于5G自身特点,其对电能的消耗远高于4G,影响了5G资费的下调空间。

在浙江,供电公司与新能源科技公司、电信运营商合作,推动区域内5G通讯基站储能项目建设改造,在保供电的同时助力电网削峰填谷,减少电网投入和运营商成本。根据试点测试结果,单站每日可降低电费约20%。

大数据中心是用能大户,在大数据中心附近配套储能项目,利用峰谷电价差,为大数据中心提供低廉谷电,有利于降低大数据中心运营成本,推动大数据中心产业发展。国网浙江电力积极探索利用混合式抽水蓄能低价电力,支持水冷式绿色数据中心建设。

此外,国网浙江电力持续加快布局充电桩业务,目前已经实现省内高速公路服务区快充站全覆盖。今年,响应国家发展新基建战略,国网浙江电力拟定投资超过2.5亿元,全年新建2400个充电桩。目前,省内部分地区已经投运有序充电桩,未来,浙江将探索建设V2G充电桩,将海量的电动汽车作为移动分布式储能电站,转化为电网调峰的可研究力量,推动能源互联网形态下多元融合高弹性电网建设,实现电网侧、负荷侧、储能侧的高效互动。

储能产业发展依然任重道远

虽然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出台政策鼓励储能产业发展,但储能产业的发展依然任重道远。

国网浙江电力《能源互联网形态下多元融合高弹性电网专项工作方案》中提到:储能侧可利用设施配置少,难利用,无政策,点出了目前储能发展的几大难题,其中一点就是无政策。

2019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新修订的《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第十条明确提出,与电网企业输配电业务无关的费用,包括抽水蓄能电站、电储能设施……不得计入输配电定价成本。

行业人士认为,电储能不计入输配电定价成本可能会影响电网企业投资建设电储能电站的积极性,一定程度延缓电网侧储能的发展步伐。

电网侧储能成本该如何疏导,成为影响电网企业发展电网侧储能项目的重要因素。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向大会提交了优化电网侧储能成本疏导机制的相关提案。他指出,我国电网侧储能尚处于早期开发阶段,目前存在的一些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储能成本通过输配电价进行疏导,影响了相关企业建设储能电站的积极性,制约了储能技术的扩散应用和产业持续发展。希望国家相关部门牵头,电网企业配合设计更为合理的电网侧储能商业模式,建立基于市场化的开放型输配电价格机制,推动储能成本分摊疏导,有效推动电网侧储能发展。

国家电网公司在发布的《关于促进电化学储能健康有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也提出,推动政府主管部门将省级电力公司投资的电网侧储能计入有效资产,通过输配电价疏导,将储能作为改善新能源并网特性、平滑新能源出力的必要技术措施。

响应国家电网公司战略目标,落实国家电网公司相关要求,国网浙江电力积极探索电网侧储能发展,并探索电源侧、用户侧合作开展用户侧、电源侧储能项目建设,推动省内储能产业的发展,为建设能源互联网形态下多元融合高弹性电网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今年迎峰度夏期间,浙江省内储能设施在应对高负荷下局部电力供应紧张局面上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台州市黄岩区,疫情缓解后,企业加快复工复产步伐,带动了用电负荷的快速增长,在高温加持下,局部存在电力供应紧张局面。在黄岩精诚模具厂,国网台州市黄岩区供电公司采用总容量规划为350kW/1060kWh的集装箱式储能系统,为企业供电,降低用户高峰负荷,实现“削峰填谷”的同时,避免了用户继续增容造成“资源闲置”,又能有效降低供区用电负荷,提升电网弹性。


在政策的引导下,在行业的推动下,在国网浙江电力等电网企业的积极探索下,目前国内相关电力高等院校相继开设储能学科,鼓励学生报考储能专业,可以说在人才梯队方面已经开始布局。

未来,随着政策的不断完善、人才的不断充实、市场对储能认可度的不断增加,相信储能将迎来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