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蹿红”的元宇宙离我们还有多远?

2021-11-25

元宇宙突然火了,且热度蹿升。

这个让普通人“不明觉厉”,使得投资人趋之若鹜的概念,蹿红之后也背上“蹭热点”的声音,概念炒作背后或许又代表着未来人类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究竟什么是元宇宙?有什么神奇魔力让一众资本大佬争先恐后涌入?它离普通人的生活又有多远?NExT Studios新技术研发中心副总监葛诚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元宇宙是可期的未来,但是需要大量数字基建,并会以渐进方式融入人们日常生活,不会像炒作说的那么快。而记者采访中大部分采访对象认为,元宇宙尚为一个距离实现较远的概念。

当前人类技术水平很难制作出“与真实世界在体验上没有差别”的虚拟世界。在地球克隆研究院院长吴亚光看来,若要达到理想中元宇宙级别的虚拟现实,主要问题在于人类的计算力能否达到元宇宙的需求以及所消耗的能源成本是否能下降到可以接受的程度。在通往元宇宙的路上,社会分工可能会被改变,人们变成线上创作者。

●虚实

局限于概念,真实世界难“复刻”

对于元宇宙的解释,目前公认翻译自1992年斯蒂芬森科幻小说《雪崩》中“Metaverse”(也译为超元域)一词。《雪崩》将元宇宙描述为了一个电脑生成的虚拟空间,只要戴上配以三维效果和立体音响的特制“目镜”,用户就可以产生和真实世界相似的第一人称视角体验。

不过,当前人类技术水平还很难制作出“与真实世界在体验上没有差别”的虚拟世界。比如,目前首个以“元宇宙”模式打造的3D线上社区罗布乐思,采用了卡通画风,与真实世界有着显著区别。究其原因,真实场景渲染所需的巨大的计算力成为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目前,无论是虚拟人还是虚拟场景,与元宇宙相关的落地应用基本上都是卡通风格或像素风格,主要因为我们很难做出高精度的(实时渲染)虚拟人,这对计算力、网速、硬件的要求很高。此外,高精度的虚拟场景也只有主机+VR眼镜才能够启动,这些都是限制条件。”清博智能副总裁李祖希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据了解,目前电影中的CG技术已经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但背后需要付出大量渲染时间,一些好莱坞顶级特效制作的画面,每一帧的渲染时间都高达几小时甚至几天。而如果想要进入与真实世界相仿的元宇宙世界,就必须把渲染时间压缩到每秒30帧左右,这对当前的计算力是一大挑战。

数字孪生平台公司51WORLD推出的“地球克隆计划”把计算机可视层级分为L1到L5五个等级,其中L5等级要求在纹理细节、光照、物理参数等方面做到和真实世界完全一致。“计算机图形学追求的最高精度,就是让人在(虚拟世界)行走时,感受到的周围世界与真实世界不会有明显差异。”地球克隆研究院院长吴亚光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目前,一些自动驾驶仿真平台项目中已经用到了L5级别的技术。”

吴亚光称,若要达到理想中元宇宙级别的虚拟现实,主要问题在于人类的计算力能否达到元宇宙的需求以及所消耗的能源成本是否能下降到可以接受的程度。“我对此持乐观态度,比如未来我们可能会使用量子计算等新计算模型来推动计算力的发展,从而跳过计算力瓶颈和能源瓶颈。”

尽管如此,记者采访中大部分采访对象认为,元宇宙尚为一个距离实现较远的概念。“我们现在对元宇宙的想象,还是基于比如现有移动互联网、VR技术、体感设备、建模技术等整合拼接出来的一个整体形态。实际上,未来真正出现的元宇宙形态有可能跟我们现有的设想完全不一样,比如有可能是脑机接口,有可能是以化学手段引发大脑的神经冲动,这由技术非线性发展所决定。”科幻作家陈楸帆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钱景”

资本争赌风口,“谁都不想错过技术革命浪潮”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虽然元宇宙是一个相对较遥远的概念,但与其相关的产业已经引发众多资本追捧和大佬入局,其中包括Facebook、腾讯、字节跳动、网易等多家互联网头部公司。

“目前,资本对元宇宙的投资确实火爆,以我实际接触了解到的信息,往往只投资中后期的某基金表示可以投资元宇宙,而此前投资相对保守的一些资金也对元宇宙显现出相当浓厚的兴趣,并愿意承担早期投资风险。”吴亚光说。

资本为何盯上元宇宙?吴亚光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在元宇宙中,人们可以不消费任何现实世界中的产品,迎合了低碳环保需求,元宇宙将推动新时代的消费主义,也让资本找到了下一个“接力棒”。最终,很多经济闭环会发生在线上,慢慢地线上经济闭环会胜过线下的,这就是为什么投资人都很急切地去投资元宇宙相关行业,因为一旦踏空,有可能会错失未来百分之七八十的经济价值。

易凯资本在研报中预测,到2030年左右,元宇宙的渗透主要发生在能提升生产生活效率领域,逐步形成闭环的虚拟消费体系、线上线下有机打通所构成的虚拟化服务形式以及更加成熟的数字资产金融生态将构成元宇宙重要的组成部分。

“资本之所以如此急切地在2021年布局元宇宙,就好像是2001年布局移动互联网,谁都不想错过下一场可能改变人们消费方式的技术革命浪潮,不管这个浪潮究竟要多久才能到来。”游戏产业观察者钱弋(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这样的“钱景”已被市场看到。2021年3月,罗布乐思头顶“元宇宙第一股”光环成功上市。钱弋称,罗布乐思是目前市场份额最大的游戏类元宇宙项目,之所以大获成功,除了近期乘上元宇宙风口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实现了线上消费的闭环。罗布乐思设计了一套建立在Robux货币基础上运行稳定的经济系统,覆盖内容创作与消费。

“在经济层面,我们的消费本质上是一种体验,而降低创造消费体验门槛很重要。未来,谁能让一个普通人很快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体验,人们又愿意消费,谁就拿到了元宇宙的第一张门票。”吴亚光说。

不过,在玖曰文化科技创始人夏月东看来,实现元宇宙所需要的经济系统也是目前最难实现的,“以现有游戏来说,在经济层面上,王者荣耀的游戏币不能购买和平精英里的物品,更不能直接购买现实中的物品。如果我们可以直接在一个虚拟世界里玩游戏,创造物品并实现跨平台购买、谈恋爱甚至举办虚拟婚礼,让虚拟和现实真正融为一体,这才是未来元宇宙的形态。”

●争议

虚拟世界or星际文明

元宇宙因资本热潮被推至聚光灯下,它所代表的未来是否为人们所需也成为争议焦点。

“元宇宙满足了许多人内心需求,特别是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钱弋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比如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残疾人,在元宇宙中我可以让自己的虚拟人肢体健全;现实生活中我已老去,在元宇宙中我可以让自己永葆青春。”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目前一些行业已经开始“虚实相间”。从事直播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颜值主播们往往是吃“青春饭”,但自己打算长期直播。“十年之后,虚拟人技术肯定发展得足够完善了,我打算把自己现在的直播视频送去AI学习,到时候穿戴动捕设备,一样以最青春靓丽的形象为观众直播,永远保持最美的样子。”

满足需求的同时,也有不少声音表示,元宇宙或将成为人们固步自封的“陷阱”。科幻作家刘慈欣曾在公开演讲中称,“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即便元宇宙实现了,也一定会出现新的批判主义思潮,去反思元宇宙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吴亚光告诉记者,在通往元宇宙的路上,首先社会分工可能会被改变,就像工业革命把农民变成了工人,而信息革命很多工人又成为程序员,在元宇宙中又会把这些人变成线上创作者,这一过程往往身不由己,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在部分人看来,元宇宙世界已经开始逐渐向人们靠拢。

“元宇宙是可期的未来,但是这个‘未来’需要大量数字基建,会以渐进的方式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不会像炒作说的那么快。虚拟人是数字世界的一部分,它将作为连接现实和虚拟的纽带存在。比如在虚拟世界,它可能是一个陪你聊天的NPC,在混合现实的世界,透过XR眼镜,可能是未来餐馆的服务员。元宇宙有多远,没有确切答案,当某一天早晨,我们戴上XR眼镜,习惯了在一个虚实融合的世界中穿行,它就来了。”葛诚表示。

吴亚光则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当未来被事后总结的时候,可能发现元宇宙早已经开启。“比如2008年至2009年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也只是察觉到每天开始使用手机看网页,而现在VR、捏脸等技术已经逐渐普及,我们在网络虚拟世界中生活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或许从未来回溯现在,我们已经处在了元宇宙的初期。”(记者 罗亦丹)

【纠错】
【责任编辑:冉晓宁】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新华网